GGV纪源资本符绩勋2020年是投资的最好时机

符绩勋是GGV纪源资本的管理合伙人,他在风险投资领域有超过20年的工作经验,一直关注在线旅游、出行、企业服务、消费等领域的投资,曾投资去哪儿网(NASDAQ: QUNR)、优酷土豆(NYSE:YOKU)、Grab、UCweb、滴滴出行、满帮集团、美菜等公司,目前也担任小鹏汽车、哈啰出行、酷家乐等企业的董事。符绩勋在诸多业内重大战略并购中担任着重要角色,包括优酷和土豆(中国科技领域第一起数十亿美元级的并购)、百度/去哪儿、携程/去哪儿和蘑菇街/美丽说。

他表示,寒冬之下,估值必然更加理性,而且钱少能让拿到钱的企业,资本效率更高。但也更加考验投资人的判断力,以及坚持与耐心。

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从根本上克服了资本主义私有制与生产社会化之间的对立,在更大程度上调动了广大劳动者的积极性,克服了资本与劳动的根本对立,在体制上为有效协调微观与宏观经济目标、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创造了基础。在充分激发市场主体活力的同时,从制度上克服了私人利益与社会长远发展目标的对立,使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具有更强劲的动力和更广阔的空间。这一制度优势具有严密而科学的理论逻辑,并在实践上切实转变为解放和发展生产力的显著优势,突出表现在:

2020年毋庸置疑是有挑战的,而最大的难题是环境的不确定。今年市场大环境是变动的,局势从高往低走,大家都在关注中美问题所带来的各方面影响。我们也一直在思考,未来两年整个经济局势会怎么样?

第二,在市场环境不好的情况下,我们实现了三亿以上美金的现金退出,这意味着我们交还到LP手上的现金超出了三亿美金,这个金额不含已上市所产生的流动性价值。

在分配方式上,从扭转否定按劳分配原则的错误,到以贯彻按劳分配为原则的价格体制、工资体制改革;从打破分配上的平均主义传统,到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再到强调和实践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逐步实现共同富裕;从明确按劳分配为主的原则,到承认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特别是承认要素市场化基础上按要素的市场贡献参与分配的机制,收入分配的理论和实践同样是在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历史进程中实现的。

首先,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体系中每一方面制度的形成和完善,都是党领导人民在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进程中取得的。

在我看来,2020年的新机遇有两个。

在经济运行机制和资源配置方式上,把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和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与市场配置资源的竞争性机制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结合起来,同样经历了长期的探索。从打破把社会主义制度与市场经济对立的传统,到承认社会主义经济可以引入市场调节;从承认市场调节的辅助作用,到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从承认市场机制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到强调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理论和实践均证明,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内涵和特征是在改革和发展的长期实践中不断探索形成的。

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具有不断解放和发展生产力的显著优势

这里面都涌动着新变化。新的机遇需要时间来酝酿,不可能发生在一夜之间。新选择的培养需要周期和过程,可能至少是两三年。创业者怎么在这期间做选择和取舍?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我很希望投资人们能够抓住这个机会,未来一年能捕捉到更多优秀企业和创业者。当然未来两年不一定是退出的好时候,但是从五年、十年后来看,在2019年、2020年投的项目回报可能是更好的。这或许需要未来五到十年去证明。2020年怎么做:要夯实自己的业务,不要揠苗助长明年更重要的是做好自己,大家要更大程度上地去夯实自己的业务。之前的市场环境让人们相对浮躁,创业者在互相做比较,大家的恐惧和危机感都来自于竞争,也来自于怕失去先机。所以很多创业者想多拿点钱,因为要跑马圈地,要拿下市场。

但其实在我看来,很多时候跑得太快不一定是件好事,近一年几家明星创业公司的轰然倒塌更说明这一点。在2020年,我觉得更重要的是把业务做扎实。只要你夯实自己,市场的未来空间会随着你的自有产品和实力不断提升,业务是需要时间来释放能量的。快速增长尤其是揠苗助长,在未来一两年不一定是件好事。

第三,这一年GGV在整个投后服务上,包括人才运营、市场品牌以及政府公关等等能力强化了很多,帮助被投企业做了很多关键的事情,这一点让我感觉很好。

在所有制方面,从打破单一的公有制,到承认个体经济、私营经济,再到明确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又到强调“两个毫不动摇”,所有制结构和实现形式的改革贯穿于新中国成立70年来的实践过程,在改革开放新时期更是发生了深刻的变革。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面临一系列新的历史机遇和挑战,我们必须坚持和贯彻新发展理念,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坚持“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实现需求管理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短期增长与长期发展、总量调控与结构调整等的有机统一,在保持经济持续增长和稳健均衡运行的同时,全面深化改革,实现稳中求进,最终实现“四个全面”战略布局。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现代化发展的实践逻辑,只有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才能在实践中不断实现上述目标,更加充分展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巨大优越性和强大生命力,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不断向前发展。

今年也有机会听了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朱民,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鞠建东,杨之曙等几位教授的课,让人意识到,在当下态势,我们既要懂得地缘政治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亦要懂得分解当中的挑战与机遇!尤其在中国,更要理解政治与经济之间关系的耦合。

金山办公WPS也是非常难得的一家公司,成立31年,在互联网界算是个老人了,这样的一家老牌企业,经历了多年的起伏终于上市,上市第一天的表现还特别好,股价翻了200%。到今天WPS市值已经是745亿人民币,超过了100亿美金。

“募投管退”,投资机构在“管理”这个环节上去多下功夫,对被投企业往往能起到极大的帮助。尤其是我们投后举办的类EMBA培训项目,邀请了很多被投企业创始人来参加,不仅彰显了我们投后服务的价值,帮助创始人和GGV的同事持续学习进取,甚至我自己都受益匪浅。

GGV的投资逻辑和投资方式,不是依靠人海战术,而是靠优秀的投资团队去快速判断、做选择,也通过中台的能力去赋能被投企业。所以在这十几年来,GGV的人数不断递增,投资范围不断扩大,但都是较稳健的增长,之后也会持续增加团队,继续布局我们的人民币和美元基金。

这一过程,我由衷为雷军、葛珂感到高兴,也为Jenny(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李宏玮)和我们GGV感到骄傲。WPS登陆科创板,也证明不管市场是好还是坏,任何时间,创业公司都能够通过上市这样的路径走出新一步,无论在美国、香港,还是中国大陆。

第一,我们的团队和投资进一步迈向了全世界。我们走出了中国、美国,开了新加坡的办公室,也搭建了东南亚、印度的投资小分队。2019年我们投了两家印度的项目,一家越南的项目,还有两家印度尼西亚项目。这些举措,进一步实现了我们布局全球的梦想。

2020年,GGV就满二十岁了。我们也算是在投资界里面的老兵了,前前后后二十年,我个人投了百度,GGV投了阿里,还投出一系列六十几家优秀的独角兽企业和其他发展稳健的创业公司,不谦虚地说,业绩是大家可以看得到的。2020年我们也有一部分被投企业达到了上市体量,也还会有上市的退出;而在投资上,我希望持续地在国产化、企业互联网化这些方向,继续布局。

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是一个有机整体,三项基本经济制度相互联系、相互支持、相互促进,是经济制度体系中具有长期性和稳定性的部分,起着规范方向的作用,对经济制度属性和经济发展方式有决定性影响。

这就是为什么GGV提倡Evolving Enterprise(企业互联网变革)。过去二十年,中国是大量的To C市场和To C互联网化带来的机遇,而未来二十年,一定是企业通过互联网化带来的提高效率的机会。

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构成了社会发展的基本矛盾,一切社会制度的演变从根本上来说都是这一基本矛盾运动的结果。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之所以具有显著优势,是基于解放和发展生产力的历史事实;之所以能够形成并需要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是源于解放和发展生产力的历史要求。

我们近一年花了很多时间在产业互联网、企业互联网上,不仅仅是SaaS,还包括B2B平台、智能终端IOT和机器人等一系列行业,这是未来中国一定会存在的重要机会。2020年,会是投资最好的时候正因为市场不太好、面临更多不确定,大家都在谈论寒冬。但其实我觉得未来两年应该是最好的投资时机。往往市场不好的时候,就是最佳的投资时刻,此时此刻更需要反向思维(contrarian view)。

个人觉得中国酝酿的机遇会有很大一部分在国产化(进口替代)的机会里。譬如中美关系矛盾导致供应链重购,中国可能会发展出更多进口替代产业,这个进口替代是多元的,包括政府、国企、央企的消费行为;又比如手机供应链的重塑可能需要更好的国产化技术和产品。

三是经济发展成果能够更大程度地转化为人民生活质量的普遍提高。以居民家庭消费结构变化为例,恩格尔系数(食品支出占消费支出比重)60%以上即为贫困(联合国划分标准)。新中国成立初期,恩格尔系数远高于这一水平,直到改革开放初期的1978年仍高达63%。2018年城乡居民家庭平均恩格尔系数已降至27%左右,跨越贫困和温饱,进入联合国划分的富足阶段(30%以下)。在消除贫困方面,贫困发生率下降了94.4个百分点,全面小康目标即将实现。反贫困奇迹的取得和人民群众普遍的生活质量改善,体现了社会主义对实现共同富裕的本质追求。

今年已经能看到这样的现象,之后会持续优胜劣汰的过程。在我看来这是件好事,让优质的团队、优质的企业或者优质的机构留下来,大家的投资会更加精准,相互之间也会提升被投企业的价值。回望GGV的2019:布局全球,陪伴多家企业上市过去一年最大的收获。

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必须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

市场上有各种各样的说法,其实谁也不知道答案,这背后只能取决于政治和贸易摩擦会带来什么样的新格局。往年的宏观环境大体上是好的,虽然有些上下浮动、波折,但如今的宏观环境、GDP增长速度,都存在不确定性。无法去把握未来的大形势,这是2020年最大的挑战和难题。

其次,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本质及特征是适应我国社会生产力发展的要求,扎根中国大地,由中国的历史文化、社会性质和发展水平决定的。说到底,是适应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的要求的,是新时代经济改革发展的根本遵循。一方面,在实践上对传统计划经济体制进行了深刻而又全面的改革;另一方面,无论是在所有制上,还是在分配方式及经济运行方式上,都与资本主义经济制度有着本质的不同。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是中国共产党人领导中国人民在实践中的伟大创造,并且这种创造的合理性和进步性正在被中国社会经济发展所取得的伟大成就所证实。

符绩勋指出,2020年存在两个新机遇:其一,“全球化”受阻趋势下的供应链重塑。其二,企业互联网化帮助社会提升效率。2020年需要投资机构夯实自己的业务,不要揠苗助长。

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是生产、分配和运行机制的有机统一

上述特征表明,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是生产、分配和运行机制的有机统一,既体现了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又同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相适应,是党和人民的伟大创造。我们党对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认识是在实践中不断发展的,以往只将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所有制结构作为基本经济制度,而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方式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并未明确为基本经济制度的组成部分,是作为由基本经济制度决定并以其为基础的分配制度和运行机制来对待的。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将这三方面作为有机联系的统一体,共同构成了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表明我们党在理论上对这三方面制度的内在联系有了更为深入的认识。

另外符绩勋认为在中国投资市场,未来三、五年会逐步形成品牌基金寡头化。而2020年可能会是一个分水岭,好的基金脱颖而出,不好的基金可能会被淘汰、洗牌。

一是实现了中国经济的长期持续高速发展,创造了落后的发展中国家摆脱贫困的发展奇迹。我国的GDP总量从新中国成立初期的1000多亿元、改革开放初期的3000多亿元,上升至2018年的近92万亿元,从在世界经济格局中微不足道(直到1978年也只占全球GDP的1.8%)上升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10年),占全球GDP的15.8%(2018年)。人均GDP从新中国成立初期的不到100美元,上升到2018年的9000多美元,从低收入贫困状态跃升至当代上中等收入国家的水平(2010年)。经济结构发生深刻变化,农业劳动生产率水平不断上升,农业就业比重从新中国成立初期的80%左右(当代低收入国家农业劳动力就业比重平均水平为72%),降至2018年的26%以下;工业实现快速发展,中国已成为现阶段世界上唯一拥有联合国工业制造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部门的经济体系,工业化即将实现;第三产业迅速成长,占GDP比重和年均增长速度都已超越制造业,带动经济结构开始出现现代化进程中的“后工业化”特征。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党的领导和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等各方面制度的总和,是一整套紧密联系、内在协调、相互支撑的制度体制。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其他各方面制度的经济基础,同时,其他各方面制度对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巩固和完善又起着极大的推动作用。因此,一方面,在坚持和完善基本经济制度的基础上,必须贯彻落实《决定》明确的以下方面的任务: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坚持按劳分配为主,多种分配方式并存;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完善科技创新体制机制;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另一方面,全面贯彻《决定》所明确的13个“坚持和完善”,持续推动党的领导制度体系、人民当家作主制度体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行政体制等各方面制度和体系的建设和完善。

之前世界经济都在全球化,尤其集中在人才、供应链等方面,市场流动性很高。但过去一年是“全球化受阻”,这意味着很多产业链、供应链的重购会带来不确定性,也会产生一些新机遇,虽然这些机遇还很早。

以下是符绩勋发表原文

这一年走来着实不易,整个市场面对各方面的挑战都比较多。尤其是近一年中国的政策整体偏紧,很多创业公司的战略甚至人事都面临调整。如果你在2019年没有踩坑,就可以算今年很有成就感的一件事了。

未来的投资市场:品牌基金寡头化未来一两年,有品牌的、表现好的基金,会越容易拿到钱。所谓的品牌基金寡头化,在未来三、五年在中国会逐步形成。2020年可能会是一个分水岭,好的基金脱颖而出,不好的基金可能会被淘汰、洗牌。

今年有三家GGV所投资的公司陆续在美国、中国上市,分别是Slack、Peloton和金山办公WPS。

今年也有失。整个宏观环境里的中美关系、贸易和科技摩擦、地缘政治问题等等,无形中带来了很多压力,创业公司们的压力也加大了不少。

其一,“全球化”受阻趋势下的供应链重塑。全球的经济发展也在进入新阶段。

当然,机会总藏在逆势里。

寒冬之下,估值必然更加理性,而且钱少能让拿到钱的企业,资本效率更高。当然,乱象中寻找机会谈何容易,但也因此更加考验投资人的判断力,更考验投资人是否有足够的坚持与耐心!

从2018年开始,中国就业人口进入负增长,这意味着随着人口的负增长、老龄化,中国的人均产能(或者人效)必须要产生更高的效率。

而尽管市场不太好,但作为投资机构,GGV还是在进行团队扩张。从2010年到现在,我们人数一直在递增,虽然速度并不快。GGV现在的资产管理规模(AUM)是62亿美金,参照我们的员工人数,GGV的人效很高。投资机构是以人为本的生意,人效很重要,不用在意有多少人,而要在意每个人能做多少事。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其二,企业互联网化帮助社会提升效率,是未来20年的重头戏。

根据《决定》,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突出特征表现在:一是在生产资料所有制上,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这里既包括整个社会的所有制结构特征,也包括所有制的实现形式,尤其是公有制的实现形式。二是在收入分配方式上,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生产决定分配,生产资料所有制的性质和结构决定了分配制度的性质和实现形式。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是由所有制的本质和特征规定的,也是生产资料所有制关系在利益分配上的实现。三是在经济运行方式上,把社会主义制度和市场经济有机结合起来,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这种经济运行方式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所有制和分配制度所决定的,同时又是所有制和分配制度的一种实现方式。

二是具有独立发展国民经济的自主能力,经济保持稳健增长的同时,还具有较强的抗风险能力。在新中国成立初期,通过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我们奠定了较为完整的国民经济体系,为推进改革开放打下了基础;在改革开放新时期,我们逐步参与经济全球化,不断提升自身抗风险能力。面对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严重冲击,中国经济仍保持了稳健强劲的增长势头,在全球经济低迷的背景下实现了持续稳健增长。中国应对经济危机的能力和优异表现,很大程度上源于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优势,这一优势在当今世界普遍存在治理赤字、发展赤字的背景下,显得尤为突出。比如,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当许多国家汇率争相贬值时,人民币汇率仍然保持不变,为缓解亚洲金融危机作出了巨大贡献;2008年爆发国际金融危机,中国经济增长仍达到9%的水平,2009年全球经济在二战后首次出现负增长,中国仍保持了8%左右的增长率,为缓解全球经济衰退作出重要贡献;在近些年的全球GDP年增量中,中国的贡献多年保持在30%左右。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将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扩充为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等,从而明确了我国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是生产、分配和运行机制的有机统一,具有不断解放和发展生产力的显著优势。深入认识《决定》关于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新概括,对于更好发挥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不断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都有着重要意义。

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是党和人民的伟大创造